長三角視角之窗

       中國網絡新聞傳媒集團长三角頻道   Yangtze River Delta Channel of China Network News Media Group

天气预报
一周推荐
about


楼靠北寺塔路通桃花坞--北寺塔店


苏州市大鸿运酒店位于人民路1965号,地处北寺塔文博园林旅游景区中心,现为大鸿运餐饮总部。大鸿运北塔店鸿运宴会厅曾经接待过台港著名歌星蔡琴享用晚宴;苏州市委、市政府为苏州昆剧院的两次庆功宴会也在这里举行。每天,外国游客的旅游大巴车经常停满停车场。外国游客在大厅里熙熙攘攘,苏州知青在包厢里欢歌笑语是大鸿运酒店每天中午最靓丽的风景

在众多知青的倡议下,大鸿运北塔店在2012年底的装修改造同时,筹建了“苏州知青馆”。知青馆是该北寺塔文博园林景区内继“苏州博物馆“苏州丝绸博物馆”、“苏州文化三馆”等之后的第8个展馆。知青,是共和国历史上的一个特殊群体,是中国改革开放和安定团结的社会基石。知青馆中移建了“中国知青第一亭”,展示了记录当年10万苏州知青在新疆、苏北、农村劳动、生活的大量照片和实物。知青文化成为了大鸿运的餐饮文化,也成为了苏州知青与全国知青的交流平台。订餐电话:  0512-67535070


《长三角灯谜》——南社中的谜家扫描

发表时间:2019-12-26 18:20

江苏吴江不久前举行全国性谜会,其中有关于吴江与灯谜的征文。因为南社的三位发起人陈去病、高旭、柳亚子,有两位是吴江籍人士,吴江也可谓是南社创立、活动、发展的主阵地,于是想到了南社中的谜家这样一个话题。
南社诸子曾以各种方式弘扬国学,对国学中的雕虫小技——灯谜,也倾注热情,展现智慧才华,创作研究和传播灯谜,为中华谜史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南社中嗜谜有癖、驰骋谜坛的诗人谜家众多,笔者不揣浅陋,尝试从纷繁的史料中搜寻出一些与灯谜相关的南社人物,对他们猜制灯谜活动进行一次快速扫描,并选择他们创作的一些谜作加以简单剖析,希冀丰富中华灯谜史,亦为南社研究添砖加瓦。下面谨以南社谜家的出生日期为序,依次简介。
一、杨了公
杨了公(1864 1929),名锡章,字至文,以号行,又别署寥功、几园,松江人。
图片1.png
雷君曜主编的《娱萱室小品六十种》

杨了公是个灯谜的行家里手。其同乡、《申报》资深编辑雷瑨(字君曜,别号娱萱室主),主编过一本《娱萱室小品六十种》,1917年由上海扫叶山房印行,其中将松江谜坛先贤们的作品辑集于《日河新灯录》,谜辑中有一章就专门选载了杨了公创作的7条谜作,抄录如下:
(周易) 人之所助者信也
紫禁城赐骑 (毛诗) 来朝走马
熊耳 (四子) 子路有闻
长妻 (四子) 是为冯妇也
加之以师旅暮春者” (唐诗) 烽火连三月
山海经(人事) 水陆道场
小小(方言) 当当头
他的灯谜崇尚意趣,以拢意扣合见长。如紫禁城赐骑来朝走马”,“山海经水陆道场(注:山海水陆;经,别解为念经,扣合道场,“小小当当头(注:之头为)等,都深入浅出,饶有生趣。


二、王均卿
在南社的诸多诗人谜家中,最著名的恐怕非有海上虎头之誉的王均卿莫属。王文濡(18671935),原名王承治,字均卿,别号学界闲民、天壤王郎、吴门老均、新旧废物等,室名辛臼簃,祖籍安徽省广德县人。
图片2.png
王均卿主编的《春谜大观》

补白大王之誉的掌故专家郑逸梅在《南社丛谈》之九南社社友事略王均卿中说:原来他喜射谜,参加萍社,为猜谜及制谜能手萍社是诞生于上海的一个名震遐迩的灯谜社团,创建于1907年,由老报人、小说家孙玉声(海上漱石生)与王均卿等人发起。当时,萍社在王均卿、孙玉声等人的主持下,活跃了九个春秋,积累了数以万计的谜作。王均卿见坊间所刻的谜书粗制滥造,贻误学者,因而与萍社同人商略而行之,主编成《春谜大观》,1917年由上海文明书局出版。全书共收灯谜五千余条,除曲园、勉庵、蔼园部分作品外,余者皆为萍社社员创制,真可称得上洋洋大观。
王均卿本人谜作数以万数,其作谜力主宁少勿滥,宁雅勿俗,宁大方勿纤巧,宁紧切勿宽泛,宁平正通达,使人一览无遗,勿晦涩艰深,苦人作三日索(见《春谜大观》序)。因此王氏谜作落落大方,谜味醇正,脍炙人口。我们来看看《中华谜海》(学林出版社出版)中选介的其谜作:
一半儿僧,一半儿官,杀的杀,走的走,分明是那个兄和弟(打字一)谜底:
此谜巧将谜底视作,前一半谜面暗示和尚官员,且仅为一半;后一半借用春秋时伍子胥兄弟故事,以伍员伍尚之名入谜,虽巧思如环,但毫无晦涩艰深之疵。又如:
压倒元白(打宋代人名一)谜底:杨无敌(用五代王定保《唐摭言》中杨汝士即席赋诗压倒元稹、白居易的典故)
冤沉三字狱(打词牌一)谜底:《定风波》(定,作定谳解;风波,作风波亭解)
准备听春雨(打曲牌一)谜底:《上小楼》(取陆游名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之意。用承上法扣合)
图片3.png
王均卿、周至德合编的《春灯新谜合刻》

他还曾自选部分灯谜,与同乡周至德合编著《春灯新谜合刻》上下本(1922年由广益书局出版)。在1931年第二卷第10期《文虎》半月刊(民国上海著名灯谜刊物)上,我们还可见到他撰制的《时人新谜》,另著有《新旧废物谜话》等。
王均卿曾主编过文学期刊《香艳杂志》,杂志每期都在游戏栏刊载不少与女性题材有关的闺情香艳色彩的灯谜,供稿者既有萍社的谜家,如城北草堂姚涤源等,也有均卿同里的谜友,如吴兴俞梦池,更有西泠臥蕉氏东雷处庐金陵刘晓钟静远轩幽客沽上徐张蕙如等民初谜家以及王本人。王氏在第一期《城北草堂廋词》前特加注语云:海上诸君子,公余之暇,创设谜社(注:即萍社)三年于兹。钩心斗角,兴殊不浅,不揣沟犹,亦思附庸风雅,而嫁线劳形,未能躬与盛会,今徐君以所撰艳谜见示,巧思逸想,读之齿颊生香,急登之,以光我杂志,废物注。这期上他所选的数十条灯谜,无一不涉女性,紧扣杂志香艳题旨。


三、奚燕子
奚燕子(18761940),名囊,号申伯,杜行乡召楼镇(今闵行区浦江镇)人。奚有《咏燕》诗名句传诵一时,诗坛称之为奚燕子,遂以为别署行。
奚燕子的谜作不见结集,仅能从零星史料里窥见雪泥鸿爪。19317月出版的《文虎》半月刊第二卷十四期上,有奚氏撰写的一篇《滑稽谜语》,开首说:文虎,一名打灯谜,为词人墨客消遣之最风雅者。竟有读破万卷书,而不能制一谜猜一谜者。盖制谜猜谜全仗性灵,用苦功夫而读死书者,所以望洋兴叹也。谜固宜求其正气,然有滑稽者亦能使人兴趣。他创作的灯谜,即有别于传统谜人的求其正气,走能使人兴趣的滑稽灯谜路线。如文中几例:妾不争夕打三国人名二孙夫人、甘后是古今字,可作退避、退让解释,谜底别解作小妾退让夫人,甘为其后相搂打《西厢记》句兜的便亲亲近转意为亲吻,以切合谜面亲搂传授停孕打《三字经》句(卷帘格)养不教,此谜最能体现奚氏滑稽灯谜的风格,依谜格,谜底倒读成教不养,变作教育不生养小孩之意,猜后令人莞尔。他还在《文虎》上填写过一阕描写打灯谜场景的《减字木兰花》。
图片4.png
上海《文虎》半月刊

1936年前后的《汕报》上,曾刊出澄海谜家胡寄云(19101980)的《怀蝶室谜话》。其中记载曰:数年前,余漫游申江时,于新世界游艺场,见有灯虎之会,主鼓者署名奚燕子胡寄云辑录了奚氏的八条灯谜,其中前六则均是猜唐诗句,另有影目谜和六才(即《西厢记》)谜各一则。
另外,我们还能在近代红学家、谜家吴克岐所著的《犬窝谜话卷三》里,发现奚燕子撰制的灯谜。作者在书中推崇多位谜坛名家和谜作,介绍奚氏之作如此说:近人江南燕子奚囊隐地支十二字,诸谜词意隽永,迥非明季诸公所能望其项背也。


四、戚饭牛
戚饭牛(18771938),名牧,字和卿,因属牛,故取宁戚饭牛典故自号饭牛。又号蓑笠神化、牧牛童等,浙江余姚人。
戚牧自小就喜欢猜谜,常跟随父亲在姑苏各地射虎。他曾在1931年的出刊《文虎》半月刊第二卷第12期上刊发一篇《说文虎》,回忆少年时代迷恋灯谜的情景:
四十年之前(1892,戚牧16岁),余随先严毓甫公游宦苏垣。城中旧族潘、彭、韩、吴(潘奕隽、潘世恩榜状,彭定求、启丰祖孙会状,汉菼状元尚书,吴信中、吴廷琛侄叔状元)四大家,家家元宵至十八日,必在门下张一巨灯,任人射打。中则酬以笺封笔墨,不中则付之欢笑。是时吾适丁弱冠,打虎之高兴,不减梁山伯里李忠也。刚日(双日)赴潘彭宅,柔日(单日)赴韩吴家,轮流往复。有年至春尽夏初,兴犹未阑。 忆得一年,陆风石殿撰(润痒,同治甲戊状元)丁忧返里,陆宅在阊门崇真宫桥下塘。介弟百顺先生出乃兄之佳著,悬灯招射。予夜夜不待日沉,早已侧立门前,如衙官之听鼓、乞儿之索饭。
他不但善于猜射,而且也擅长制谜。1906年张玉森编辑的《百二十家谜语》十卷,其中戚牧即为其中一家,名为《饭牛廋词》,收其谜作25则,这些谜作扣合妥帖,不事雕琢,拢意浑然,亦庄亦谐,雅俗共赏。可详见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中华谜书集成》(第三册)。


五、陈蝶仙
陈蝶仙(18791940),浙江钱塘人,原名寿嵩,字昆奴,后取庄子栩栩化蝶之意改名栩,字蝶仙,又别号天虚我生,曾自言李白所谓天生我才必有用实则虚生,故号,亦署蝶、栩园等。
陈蝶仙也雅好灯谜。他是《文虎》半月刊的特约撰稿人,谜作也时常在该刊中披露。1931年第二卷第15期《文虎》上曾刊出陈蝶仙的一篇《剧中人名谜》,使我们今天能得以领略这位爱国儒商的海派谜风:
偶检行箧,有曩制剧中人名二十余条,但注生旦净丑,而未注所隐人名。约略记忆,仅得十之七八矣,兹录如左,以供《文虎》专刊补白:
1.徐策跑城(卷帘,生)薛保
2.救生船(净)包拯
3.元年周室选宫嫔(旦)王春娥
4.菩萨(旦)西施
5.中央为大不可一世(生)黄天霸
6.大保国(生)徐策
7.石中玉(生)郭环
8.踰东家而搂其处子(燕尾,旦)玉娇
9.张丽华(生)陈世美
10.右经一章盖孔子之言(丑)二百五
11.电梯直上摩星塔(生、净)马力、高登
12.榴(旦、生)柳金蝉、田单
13.隋堤秋柳系斜阳(生)杨延晖
14.日人之妻(旦)东方氏
15.元春犹觉似残冬(丑)王小二
16.安任头白过寻常(丑)潘老丈
17.百尺楼头一炬明(净)高旺
18.扁舟泛雪到山阴(系铃、丑)来兴
19.杜牧青楼竟百年(丑)扬州老大
20.于今世界文言失败(丑二)时迁、白胜
21.上二下三(生)宋江
22.大家都说废除阴历(生)吕纯阳
23.眉山父子不如庭坚(生、旦)黄盖、苏三
24.管仲分金不患多(生)鲍自安
25.绳其祖武曰霸先(生)楚王孙
这些戏剧灯谜,已经颇具海派风格。像于今世界文言失败时迁、白胜眉山父子不如庭坚黄盖、苏三等,雅俗共赏,谜趣十足。
19岁时,陈蝶仙曾以小说《泪珠缘》而轰动沪上文坛。在四集第四十九回《报春闱吉士攀龙,宴秋兴诗谜换蟹》中,作者通过书中人物,为我们留下了一组灯谜。这组灯谜当是陈蝶仙自己所创,谜面共二十四句诗,可视作六首七言绝句,全部以《孟子》中人物为谜底,独具特色。与上述《剧中人名谜》相比,风格迥异,比起清初文学家毛际可著名的《孟子人物灯谜》,毫不逊色,有的甚至更见巧思,作者在弱冠之年便有这些精美之作,着实令人叹服。


六、邵瑞彭
邵瑞彭(18871937),一名寿篯(寿钱),字次公,浙江淳安县富文乡楂林村人。
邵氏是一位谜坛人士。已故沈阳谜家韦荣先先生曾撰文《一封具有考证价值的信》,谈到韩少衡任北平射虎社社长一事,内中开列北平射虎社七十余社员芳名,如:孔剑秋、张起南、涂竹居、顾震福、韩英麟、樊樊山等,邵瑞彭大名就赫然位列其中。北平射虎社与上海的萍社为南北两大谜社,是民国初期的重要谜社之一,该社高手云集,影响远大,曾被誉为国中谜社之冠。邵氏能在此社中占有一席之地,灯谜造诣可想而知。
北平射虎社解散后,关颖人、刘剑侯、高阆仙等人重新组建新谜社——隐秀社。在关颖人等选编的的《隐秀社谜选初编》(今收入《中华谜书集成》)的社员名录里,也能见到邵瑞彭的名字。惜乎这本谜选里没有收入邵瑞彭的谜作,而在《中华谜书集成》里收入的另一本谜集——《北平射虎社谜集》中,邵瑞彭的谜作同付阙如,遂使我们无缘欣赏到其创作的灯谜。他的谜作还待发掘。


七、徐枕亚
徐枕亚(18891937),名觉,别署徐徐、辟支、泣珠生、东海三郎等,江苏常熟人。
徐枕亚不仅是小说家,也是灯谜名家。他先后加入上海萍社和大中虎社,并发起成立了常熟第一个灯谜组织琴心文虎社,结集出版《琴心文虎初集》。其谜著谜话有《文虎偶存》、《枕霞阁文虎》、《枕亚谈虎录》等。
徐氏谜作既讲究典雅混成,又不排除自撰面句,他的一些传世灯谜佳作相当精彩,值得后学者视作范例师法。详情可参见邵滨军、赵首成编著的《百年谜品》(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书介绍。
图片5.png
徐枕亚《枕亚浪墨四集卷七》中的《廋词选存》

徐枕亚另有灯谜精选集《廋词选存》,刊载于《枕亚浪墨四集卷七》中,这部谜选成为《中华谜书集成》的遗珠。在《廋词选存》前,徐氏写有一段说明:年来与萍社诸君子角逐于谜场,所制不下数千条。《续集》(即《枕亚浪墨续集》)中所载《文虎偶存》未经精选,中多庸劣之作,已于四版时删去。兹特于新作中分类选存若干条,旧作则存其十之三四,其有稍生僻而用意稍奥窍者,加以附注,以便阅者。壬戌(即1922年)孟夏枕亚自识。
《廋词选存》按谜目分类,从《学庸》、《鲁论》到俗语、市招等,计27种,谜作共500条左右。徐氏自己在一些谜选旁所加的附注,对我们研究其创作特点乃至灯谜理念等,是宝贵的资料。另外,在《古文》、《唐诗》谜目下,作者特地注明限《观止》限《三百首》,可见彼时灯谜的游戏规则。除了雅致的灯谜,我们来看看《廋词选存》中的几条通俗灯谜,如以俗谚寒从脚上起打成语疾足先得疾足本指脚步快捷,现别解为脚上得病打成语水到渠成加了(氵)可组合成字;入学习吹打市招生熟牛皮,此谜在面上别解,习吹不是学吹奏,而成了学吹牛,谜底解释作学生熟练吹牛皮,甚是发噱。以上数谜,深入浅出,雅俗共赏,能使我们全面了解这位海派灯谜前辈的创作风格。


八、姚石子
姚石子(18911945)。名光,一名后超,字凤石,号石子,以号行,又号复庐。金山(今属上海)人。后期(1918年起)任南社社长。
姚石子同样耽好灯谜。1914年上海广益书局出版的《白相朋友》杂志第3册《猜灯谜的朋友》栏中,刊有他编选的一组与友人共同创作的《秋棠馆谜选》,后在北平射虎社社长韩少衡(别号隐盦)编纂的《百家隐语集》中也有收入。《秋棠馆谜选》前有一通对猜谜的阐述,兹录于下:
灯谜,盖春秋时隐语之流。其来尚矣,及后为之益工,格调日夥。然亦有牵强不可为训者。窃谓谜之佳者,以空灵而不失雅驯为最,表里皆成语,二不相涉,而恰能传神者为上乘。所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者也。若徒以隐晦难人,则纵极工巧,转失文人游戏之兴趣矣。惟谜之范围极广,无处不可用其心思。昔人谓诗有别才,非关学力。若谜者几纯恃乎别才者也。近里中有谜社之结,钩心斗角,日出不穷,诸子于此,兴固不浅。余不能为谜,亦不善射谜,而时喜作壁上之观。消夏无俚,索其社稿阅之,已不下数百则,乃将私心所欣赏者录出如干,以为宾朋酒后茶余谈笑之一助,其贤乎博弈远矣。甲寅新巧日。
其云不能为谜,亦不善射谜,似为自谦之语,我们完全可以说,姚是极具识见的灯谜行家,上述所言的这些灯谜观念,尤其对谜之佳者的见地,即使在今天看来,仍然非常精辟。我们可以从他所辑集的《秋棠馆谜选》中得到体现和佐证:
春秋绝笔,焕乎有文(清人)章炳麟
妆罢低声问夫婿(美人)阿娇
闭门推出窗前月(地名)娘子关
弄瓦之征(字)姚
却嫌脂粉污颜色(名词)要素
微露酥胸体(药)乳香
五月十五日(古人)夏中正
物质不灭(四子)亡而为有
一弯明月(唐诗)此曲只应天上有
口(四子)是诚何心哉
这些灯谜大都拢意浑扣,别解亦很有匠心,颇具独到之处。如用唐诗妆罢低声问夫婿阿娇作江南人的问语口吻,传神阿堵。又如却嫌脂粉污颜色,打要素,简洁明快。一弯明月此曲只应天上有乐曲别解为弯曲,以天上照应明月,纯以白描取胜。几条典故谜做得也耐人寻味。例如:闭门推出窗前月娘子关,用苏小妹三难新郎故事,雅俗共赏。以孔子泣麟的典故成谜:春秋绝笔,焕乎有文,打章炳麟。事见《左传》等古籍,春秋鲁哀公十四年,孔子哀伤麒麟之死,感慨吾道穷矣,故后世称《春秋》为麟经(或麟笔),故谜底以麟(经)《春秋》绝笔,以焕乎有文章炳文章焕炳同义相扣,曲折有致。凡此种种,可见姚石子等这班南社诗人谜家制谜手段高明之一斑。


九、范烟桥
范烟桥(18941967),乳名爱莲,学名镛,字味韶,号烟桥,别署含凉生、鸱夷室主、万年桥、愁城侠客。取南宋姜白石词回首烟波第四桥两字,合而为号。
范烟桥早年师从国学家金松岑,而金也爱好灯谜。1917年出版的我国最早谜话之一的《邃汉斋谜话》(作者薛凤昌)中曾写到:同里金君松岑,雄于诗文者也,然其为谜,亦多传神。曩在里中为此戏时,其所作之谜,多可诵者。因此他受到金松岑等人影响,爱上猜谜。19227月,范烟桥与赵眠云、郑逸梅等人发起成立星社,发行《星报》。他在《星报》中开设了诗画谜联专栏,常刊出谜史掌故。星社社员中爱好灯谜者众多,郑逸梅在《淞云闲话春灯谜话》曾提及当年的猜谜盛事:星社中多射虎健将,如程瞻庐、朱枫隐、陆澹安、屠守拙诸子皆是。元旦夜声同乐会,吴莲洲君更悬谜条以助兴,的是雅人深致。另在《星社文献》(刊1944年《永安月刊》)之八《社友的谜兴》中,郑也回忆道:社友如吴莲舟(洲),他是有谜癖的,有《文虎》半月刊的印行,其他如陆澹安,为萍社射虎名将,又程瞻庐,朱枫隐,他们在吴中假王废基的西亭,组织西亭谜社,每逢新年,辄张灯悬挂谜条,一般有谜癖的,纷纷往射,颇极一时之盛,那些谜条,都很新颖滑稽,惜乎师丹善忘,完全失忆了。除了上述提及的人名,我们还能在星社社友录大名单中发现诸多谜坛前辈,如丁悚、尤半狂、许月旦、严独鹤、周鸡晨、江红蕉、施济群,等等,再加上郑逸梅自己,同人中虎将如云,星社和西亭谜社的灯谜活动盛行,必定无疑,范烟桥厕身其间,谜艺高超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他后来还加入上海灯谜组织大中虎社,并为上海《文虎》半月刊撰稿。《文虎》第二卷第四期有范烟桥在1930年为清代著名学者、谜家俞曲园先生像的题诗,在第二卷第一期上,还刊出过他写的《文虎题词》诗四首,足见他对文虎的热爱,摘抄于下:
漫云薄技等雕虫,江曲碑阴绝妙工。
  一纸风行争快睹,分曹胜榜蜡灯红。

个中甘苦自家知,匣剑帷灯寄所思。
  几许推敲心始惬,迷离回护不多时。

我诈尔虞尽不妨,文人狡狯自寻常。
  但教打破闷葫芦,一笑偏能博哄堂。

文章自古重天成,触类旁通妙绪生;
  任尔不言吾自省,磁针吸引若相迎。
有关范氏从谜活动材料,仅见他早年散文小品著作《茶烟歇》中,在《元夜观灯记》里,他是这样写的:
甲戌(即1934年)元夜,贵池刘公鲁折柬招饮,云有古灯可观。自废太阴历,灯市久衰,惟儿童犹执绣球烛,曳狮兎灯,悬走马灯,略略点缀春光耳。去年(即1933年),曾与老友吴芑荪张灯设谜,今年则乐群社尚有此雅兴。然来灯下构思者,殊不多。则吴下灯节,殊寂寞可念……
他曾亲自与友人张灯设谜,看来会制灯谜是无疑的了。可惜由于资料的匮乏,范烟桥传世的谜话或灯谜目前罕睹。


十、陆澹安
陆澹安(18941980),原名陆衍文,字澹庵,斋名琼华馆,江苏吴县人。
陆澹安也是个灯谜专家。曾是上海萍社成员,且在社内十分活跃。郑逸梅在《梅庵谈荟》中介绍:谢不敏、蒋山佣、王毓生、陆澹安、徐行素为萍社五虎将。陆澹安自小喜爱戏曲,尤对《西厢记》特别青睐,擅制六才灯谜。萍社祭酒孙玉声曾在《海上文虎沿革史》一文中写道:当日萍社健将,书本之熟各有专门。如蒋山佣、张辛木辈则熟于五经,徐枕亚、陆澹盦辈熟于《西厢》,(曹)叔衡则尤熟于昆目(昆剧剧目),似均各占一席地。

陆澹安还是苏州星社的社员,星社中爱好灯谜的射虎名将(可参见上述范烟桥)不少,如程瞻庐、屠守拙、朱枫隐等都是陆的谜友。陆澹安尚有谜作集《彊学斋廋词》问世,刊载于1938年《橄榄》月刊。
他的《澹安日记》涉及到很多制谜猜谜轶事,兹录几例:
民国九年(1920)某月初十日,晴,在家作文虎数十条。晚餐后至大世界。电车中遇蒋君屏周昆季,悬文虎毕,往共和影戏院观影戏,至十一时归。
十二日,晨九时起,见天空大雪如鹅毛,屋上皑然皆白。……晚膳后,至大世界射文虎数条,归已十时……
十三日,晴,……晚膳后,与石弟及姊夫同往晋昌。中途遇立人,为曳往大世界射谜数条。
民国二十六年(1937)元宵日,……午后至豫园散步,见青莲室笺扇店方悬文虎,见猎心喜,即往猜射,徘徊两时,共射得三十余条。
以上种种,日记中记载达十余处之多,足见陆氏爱谜之深。


十一、郑逸梅
郑逸梅(18951992),生于江苏苏州,祖籍安徽歙县。本姓鞠,名愿宗,因父亲早殁,依苏州外祖父为生,改姓郑,谱名际云,号逸梅,笔名冷香。
郑逸梅早年与苏州西亭谜社的程瞻庐、朱枫隐相熟稔,和萍社的王均卿、徐枕亚、孙玉声诸子,多为莫逆之交。一二八事变后,施济群召集原萍社五十余人,成立金刚钻报谜社,适值郑时任《金刚钻报》编辑,谜社常有活动,他得以和众虎将相晤谈,引为幸事。平素见到佳谜,他辄录存于册,凡若干本,不料十年浩劫来临,付诸荡然。郑逸梅制作的灯谜现在能见到的不多,但都谜味醇厚,像勾践被困于会稽射同事名吴师猛,意谓吴国的军队威猛(见《中国灯谜辞典郑逸梅序》);王安石变法射同事宋一新,意谓宋朝面貌焕然一新(见《艺林散叶续编》)。即使只是偶试牛刀,却出手不凡,允称佳作。
郑在其所著《艺林散叶》及续编(中华书局出版)中也多处有灯谜和谜事的描述,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史料,颇可咀嚼。
1947年,上海日新出版社出版的郑逸梅《淞云闲话》百篇妙文中,首篇便是《春灯谜话》,而将灯谜谜话作为一书的开卷之首,在旧时笔记中尚属罕见。《春灯谜话》起始说:承平之世,文人雅士,辄以隐语粘于灯上,名之曰灯谜,此风由来已久。作者对当时的射虎健将及猜谜轶闻等均有涉笔,并选录了十五条平日所见谜语之佳者,称之为皆灵心四映,妙到毫巅之作。在此春夜张灯之候,殊堪玩索者也。这些作品的确都是颇具谜趣的妙构,如:智能与宝玉谈情打唐诗句君向潇湘我向秦,谜底别解为宝玉向往潇湘馆的林黛玉,智能向往恋人秦钟元旦打《西厢记》二句一个是文章魁首,一个是仕女班头,谜面状元的简称,旦角,分扣文章魁首仕女班头(指才貌双绝的女中领袖)。死不肯剪辫子打古人名毛延寿,以反衬法成谜,别解成毛发,照应谜面上的辫子临去秋波那一转打书名《离骚》,谜面出自《西厢记》,谜底视作离别时的风情何仙姑守洞府打《三字经》句七雄出,女仙何仙姑留守洞府,八仙另七位男(雄)神仙则出门矣。聪明面孔笨肚肠打三国人名二颜良、文丑,将一双人名解释为颜面美好,文华丑陋满身癣庎谐声格,打四书无尺寸之肤不养也,满身癣庎,以致全身肌肤发痒(谐音),令人捧腹。双胞胎打《诗经》句有怀二人怀别解作怀孕,等等。
他的一生中,撰写了很多谜人谜事谜作,诚如上海著名谜家江更生先生所言:郑逸梅对谜坛最大的贡献,莫过于在他的生花妙笔之下,写了许多谜坛风云人物的轶闻趣事,记录下了不少灵心四映,妙到毫巅的传世灯谜来。为谜史、谜家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和线索。


十二、庄通百
庄通百,名先识,一字恫百,江苏武进人。
郑逸梅在《南社丛谈》庄通百条中称他善射文虎,亦擅制谜。近见吴江殷秀红女士撰文介绍:1940年出版的《江浙同乡会二周纪念刊》内有《二周纪念琐记》云:庄通百君因欲制新鲜之谜底,据云昨晚赶夜工至黎明始睡。在《次云老聚餐会二周纪念拾零》也记述:每逢聚会,庄通百先生必携数十通来射,而中者酬云笺五张,或香烟三支,颇饶兴趣也。
更让我们惊喜地是,纪念刊中收入了庄通百撰写的《射虎记》以及庄氏和王仁山、杨践形、叶柏皋等多人的谜作,还一并列出射虎者芳名。这里转录一段《射虎记》,和大家共飨:
江浙同乡聚会于去年五月七日举行一周纪念会,始由余约王仁山、蔡晓和、王晓唐、杨践形诸先生发起文虎征射之戏……加入制谜者有叶柏皋、张云搏、姚虞琴、凌卓英、贾粟香、刘卐庵、袁琴孙、胡曲贾、观军诸先生。射谜者有王仁山、马息深、贾粟香、张海云、刘卐庵、蔡晓和、杨践形诸先生。前后不下数十人,每次被射中者,多则数十条,少则十余条。惜射者寥寥无几,殊不足以尽兴。故深盼嗜此道者,招邀朋侣,聊袂偕来,庶几勾心斗角,左右逢源,竭猜谜之能事,则乐趣弥增矣。初拟汇集历届射中之谜刊入本期纪念册,以限于篇幅,仅将本年五月二日二周纪念会射中诸条,照录于后。
这些记述江浙同乡会二周纪念文虎征射之戏,详尽有趣,对我们了解当时的射谜场景,弥足珍贵。
另外,在庄通百著述目录中,有一本名作《亦聊簃谜宫》,是其本人的谜作选集,不知现在尚存世乎?

南社诗人的谜作谜事精彩纷呈,但灯谜对于南社来讲却显得无足轻重。在当时的文人眼中,灯谜是雕虫小技,是仅限于博弈的玩意,也始终是很边缘化的文学杂技,诗人们很少在自己的诗文集中让其有一席之地,即使偶尔刊载于报章之上,也多用化名、斋号等,让人无从索考,因此相关的资料越发地显得稀缺,更囿于笔者所阅读的民国书刊有限,目前还很难发现更多有价值的史料。以上种种,权作近代谜史拾遗补缺之用。悭于学浅,有关南社人物谜事挖掘和剖析定有不当之处,祈望方家不吝指正,以匡不逮。